/
 您现在的位置: 无限娱乐吧2015 >> 网络文摘 >> 精选小说 >> 正文
 [精选中篇小说]理想乡
  作者:佚名 录入:emu888 更新时间:2013-5-19 17:52:21 来源:网络收集 点击数:

      早已忘记家人的感觉,或者说从来不曾拥有过。更讽刺的是,就算是在睡梦中,那种被温暖气息包围的
景象也没有出现过一次。自从自己有记忆起,充斥着身体的只有饥渴、怨恨以及无休止的绝望,一个没有任
何人会信任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赖的世界。

       在埃伦伊尔这一区域来说,像自己这样从出生就被丢弃的孩子并不在少数。如果连自己都无法保证下一
刻可以继续存活下去,那么刚刚出生的婴儿除了会浪费自己的口粮和牵扯自己的精力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好
处。每时每刻都会有人由于生病或者饥饿而死亡,人们早已经忘却了最起码的道德,老人、孩童这些本应被
拯救的对象此刻就连生存都是那样的碍眼。大街小巷到处都充斥着死的气息,为了存活下去,人们可以去
偷、去抢,甚至去杀人,人性在这个地区早已经变成了一种昂贵的奢侈品。

       但就是这样一个犹如地狱般的地方,曾经竟然算是富饶一时的土地。虽然自己并没有亲眼看到过,但从
老人们每每回忆起以前繁荣的神情中还是能大致推测出一二。“物极必反”这句话在这个地区算是很贴切的
形容,由于人口过快的增长以及管理者的管理不善,埃伦伊尔的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直到无法挽回的地
步。

       安逸并不能带给人们永久的幸福,原本充裕的粮食与充足的水源在人类毫无节制的铺张浪费下几乎消耗
殆尽。繁茂的草场由于缺少水源而变得枯黄,曾经随处可见的牲畜也慢慢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大地变
得干裂,作物无法生长,人们渐渐意识到就连自己最基本的温饱都开始出了问题。

     可惜就算意识到环境的严峻性,当权者也没有去想办法解决而是继续放任下去。由于长时间处于安逸的
状态下以及当权者的昏庸腐朽,人们已经忘记了如何去与大自然相抗衡的手段,可选择的只有逃避。有经济
能力的富人们开始陆陆续续的迁移到其他更适合人类生存的地区继续着他们奢侈无度的生活。没有人去认真
想过,埃伦伊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对于他们来说,这里仅仅是他们无意中毁掉的其中一小片地区而已,然
而还有更大片的地区可以让他们继续安逸的生存着。他们根本不曾检讨过自己的行为,甚至不知道自己只是
一直在重复着破坏而已。对于他们来说,任何事物都无法影响到他们糜烂的生活,只是愚昧的活着,甚至一
直到死都无法了解别人的痛苦,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去在意……

       但世界就是如此不公,却又如此现实。没有经济能力迁移的人们只能被迫停留在埃伦伊尔这片贫瘠的土
地上继续艰难的生活着。弱肉强食的例子在埃伦伊尔可以说随处可见,人们已经在生活的重压下变得麻木。
只有强者才能在这片土地上立足,就算是踩踏着所有人的尸体,也没有任何人会去谴责他。

       有时候会想,如果没有他的出现的话,也许自己早已经在某个角落里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一个没有任
何人会去在意的“垃圾”。

      与他相遇的那天,难得的下了一场大雨,虽然说是雨,却也并不能让生活在埃伦伊尔的人们变得好过
些。早已被破坏的生态环境,就连雨水中都夹杂了用肉眼都能看出的杂质,这种水是无法直接饮用的。就算
这样,也随处可见人们虔诚的端着残破的器具对着天祈祷。每当看到这样的情景,自己都无法自已的想要发
笑,如果祈祷真的管用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埃伦伊尔这个地方的存在。

      “给我站住!混蛋小鬼……”背后急迫的脚步声夹杂着男人的怒吼,拼命握在手中的面包早已被雨水打
湿,变成了一团黏黏稠稠的东西,但我并没有任何丢掉的打算。就算变成这种恶心的样子,吞到肚子里一样
也可以让自己多活几天,这种简单的事情我也是了解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男人在雨水中一边咒骂着一边挥
舞着手中粗大的木棍,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放弃的想法。就为了自己偷拿他一块面包,竟然可以一直追着自己
跑了好几条街。看来男人一定是愤怒到了极点,毕竟“光顾”他的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看来这一回男人这
么拼命的样子,应该没办法像之前那么简单甩掉就能轻易解决了。透过乌云一闪而过的电光让刚刚适应黑暗
的双眼有些刺痛,我不自觉的微微闭上了双眼,一直被压抑的饥饿感因为这一时失神而一下子席卷全身,突
然的无力感几乎让奔跑的双腿一瞬间失去了力量。‘为什么不把他劈死……’被雨水冲刷得表情早已变得僵
硬,无数次在内心默默诅咒着身后纠缠不休的男人,渐渐的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了……

       腥臭的雨水夹杂着污浊的尘土打在脸上的感觉让人作呕,已经不记得昏迷了多久,手中的面团早已经被
雨水彻底冲刷干净了,连一点点残渣都不剩。在自己意识消失的瞬间,好像听到了男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兴
奋的叫喊着什么。而身上的刺痛也说明刚刚自己肯定被狠狠修理了一顿,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自己还活着。就
算不断被人唾弃、被人殴打,在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的环境中,自己仍然想着要活下去。感觉有些可笑,但
是求生的本能一直在拼命的调动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也许是由于男人追了好几条街,体力早已经透支,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昏迷状态下没有任何反应,听不到
任何求饶的感觉让男人缺乏了兴趣,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男人直接打死。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对于现在的自
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舔了舔自己有些苦涩的嘴角,机械的想要向着街角黑暗的角落挪动着。现在脑子里只是想要支撑自己这
个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感觉的身体去找个地方躲雨。‘该死……’在用力的同时,我才注意到身体比自己想象
的伤的还要重,根本已经到了无法动弹的地步。又冷又湿的感觉透过早已湿透的衣服慢慢侵蚀着自己的神
经,整个身体已经无法控制的从内向外透着寒气。竭尽全力的把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想要集聚些微温暖,
却发现这么做只能让自己感觉更加寒冷,整个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甚至连牙齿的碰撞声此刻都是如
此清晰。

       也许真的会这样死掉吧……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雨丝
打在腿上、身上、手上、脸上,甚至是自己那双渐渐失去光彩的眼睛上……

      “很喜欢雨吗?”不知何时来到身边的少年歪着头微笑着,手中握着的雨伞顶上一半是破烂的。也许是
雨声掩盖了一切,我甚至没有听到少年走近的脚步声,也许在之前我还会对他有所顾忌,但是对于此刻的我
来说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不管是他的存在抑或是他接近的理由。在这个不会有人会去关心别人死活的地
方,少年此刻的举动大概只有他自己才能理解。

      “……”已经不想浪费力气去说话,对着雨中的身影我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或者说是看着他所在的
那个方向而已。
    
        “你这样会生病的,就算再喜欢雨也不可以这样的……”完全没有介意我冷淡的反应,少年依旧保持着
微笑,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头顶上方一直滴落在身上的冰冷雨水突然之间消失的不适感让我反射性的抬起
头,不可思议的发现少年不知何时把伞好的那一边举到了我的头顶上,而他自己瘦弱的身体却在雨水中站立
着,任凭雨水打湿了他那身和我同样破烂不堪的衣衫。更加让我不解的是,在触及到我迷惑的视线时,他一
直微笑着的嘴角竟然笑的更深了。
       完全看不透眼前的少年,反常的举动让我的大脑无法理解,这与我一直以来接触到的人完全不同,不自
觉的皱眉,有些混乱的看着眼前奇怪的少年。也许在一般人看来,此刻我看着少年的眼神应该像看待怪物一
般,甚至更加夸张。

      “……你这样看着我,我可会害羞的哦。”有些开玩笑的口吻,少年并没有向他所说的那样害羞,反而
更加有兴趣的端详着我的表情。

      “啊……”其实自己根本不想知道他是谁也不想和他说话,但是内心里有个声音在小小声的说着很在
意……

      “我叫阳!你呢?”少年伸出一只纤细的手臂,爽快的开口,我突然发现好像周围都因为少年的存在而
变得豁然开朗……仿佛阳光般耀眼的少年,笑容中所散发出的光与热缓缓温暖着我那早已经冰冷的内心。从
那一刻开始,我发现自己的视线再也不曾想过要从他的脸上离开。

      “……”我默默的低头,在地上胡乱画着什么,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迫切的希望着……希望着我曾经
学过认字……
       也许是因为那场雨,也许是因为那个少年,每当自己闭起眼睛都会回想起那一天相遇的情景。只要呆在
他身边,听他说话,几乎可以相信他所说的一切都会实现。
        没有缘由,只是如此相信着……

      “耀,你知不知道在海的那边有着美丽的城市。比咱们从出生起一直生活的这个地方要美上千倍万倍。
在那里没有任何人会歧视你,也没有任何人会欺负你,大家都是平等的,自由的……”回过头微笑着的少
年,嘴角带着温柔的弧度,被海风吹乱的秀发调皮的在他脸上翻飞着,夕阳余晖下照耀的脸庞带着一抹梦幻
的色彩。

     “耀”是阳给我起的名字,他曾经说过“阳”就是太阳的意思,因为在他出生之后第一次睁眼看到的就
是刺眼的阳光,而“耀”是太阳的光芒,是“阳”的“耀”。“也许你和我早就已经注定要相遇了,只是时
间早晚的问题……”阳有些开玩笑的说着,但是我真的很高兴,因为这是阳给我的名字,我唯一的名字。

      “耀,你喜欢吗?”温柔的声线带着腻宠的味道,注视着我的双眼清澈到可以反射出我的样貌。‘阳,
你知道吗?我真的希望从今以后你可以永远这样呼唤我……’
      “我总有一天要到海的那边去的。耀,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对着自己伸出的双手带着无限的自
信,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少年内心的坚定。这一刻,我真的相信眼前的他所说的话。但是……我很害怕……
       大概是发现身后的身影并没有对自己的邀请做出太大反应,阳轻轻的苦笑了下,并没有太过在意,再次
扭过头去忘情的注视着无边无际的大海。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他说这些话,每当这时我都会很不安,在我面前的少年感觉随时都会消失一
般。悄悄的拉了拉阳的衣角,也许是想要对他撒娇吧。如果在以前这种动作根本不可能发生,可是现在我却
已经习惯于这样。人真的会改变吧……

       “很冷吗?耀?要不要回去?”将身上唯一一件并不算厚实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阳温柔的道着歉,
“时间已经不早了,咱们回去吧。”从牵起我的手中传来的温暖让我有些安心。抬头看着少年温柔的脸庞,
嘴角不自觉的开始上扬,也许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变得不像自己了吧……
         其实所谓的“家”只不过是一间及其简陋的破旧木屋,应该是什么人不要的房子。几根早已被白蚁腐
蚀的木桩勉强的支持着残破的屋顶,四面的墙壁也只是徒有其表,大大小小的破洞随处可见,每当有风吹过
的时候,屋顶上以及墙壁上掉落的大量木屑以及灰尘,让人感觉这里随时倒塌都有可能。但就算这样,对于
我们两个人来说,这里也是一个温暖的“家”。至少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因为就连这一点点的要求在
不久之前没有发现这里时,对于我们来说也还只是个奢望。
    
       “粥熬好了,耀,慢慢吃。”小心的端着一只瓷碗,阳慢慢的回到了墙边,相对来说整个屋子里这里的
风会稍微小一点。看到阳小心翼翼端到自己面前冒着热气的瓷碗时,我感觉到喉咙深处的苦涩正在扩大着。
自从上次之后,我几乎失去了所有劳动力,不知为什么手脚除了正常的行走之外根本做不了任何用到力气的
工作,更别说繁重的体力活了。

       阳说大概是因为之前那次被面包店的老板打得太重了,以至于伤到了手筋脚筋之类的地方,可没有能力
支付昂贵医药费的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看医生,所以现在的我只是一个毫无劳动力的“废人”。按照常理来
判断,阳完全可以舍弃我这样的“废人”,单靠他自己的劳动所换来的微薄工钱也只是勉强维持着我们两人
的生计而已,如果没有我,至少他的生活会好过一点。但是每当我提起,阳总是苦笑着摇头,一边安慰我不
要多想,一边继续照顾着我。
        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我竟然发现我的四肢除了没有任何好转之外,竟然越来越不灵活。但是每当
面对着一直努力照顾我的阳,我根本无法告诉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这么残忍的事实我真的无法表达
出来。因为我知道,他如果知道了真相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工作来负担我的医药费,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但是
我并不想这么做……
      “怎么了?不喜欢?对不起啊……耀,最近都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所以……暂时只能吃这些了……”看
着我并没有想要拿走的意思,少年有些为难的解释着。也许在他看来我只是对眼前的食物不满意而发着脾气
吧。可是你真的错了,就算再难吃的东西只要可以填饱肚子,维持人类生存的最低标准就好了。

    ‘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你的……阳……’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网络文摘:

  • 下一篇网络文摘:
  • ::相关网络文摘::
    [精选中篇小说]吸血之城[前篇…
    [腐女最爱]月圆之夜[基情小说…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网络文摘搜索
     专题栏目
     没有任何专题栏目
     最新网络文摘
     热门网络文摘
     推荐网络文摘
     在线调查
     没有任何调查
    无限娱乐吧-单机游戏帝国
    Copyright 2005-2015 By www.5w8.co™.∨无限娱乐吧 全新回归.5W8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无限娱乐吧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任何资源存储下载,也不参与破解,上传;
    如有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核实无误后删除相关内容.囸ICP备200509
    返回顶部